当前位置: 两肖两码必中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东方宗教文化的重要展示,印度教研究的新创获

时间:2019-08-07 22:41来源:新闻动态
李建欣:印度教研究的新创获——评《印度教:宗教与社会》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印度思想文化的研究又上了一个台阶,徐梵澄先生、巫白慧先生、黄心川先生在这一领域做出了突出

李建欣:印度教研究的新创获——评《印度教:宗教与社会》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印度思想文化的研究又上了一个台阶,徐梵澄先生、巫白慧先生、黄心川先生在这一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们或从事印度教圣典的翻译,或从事印度教哲学的研究,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其中,徐先生选译了印度教的重要文献奥义书,巫先生译释了吠陀神曲,黄先生以他的《印度哲学史》、《印度近现代哲学》、《世界十大宗教》(主编,其中有黄先生撰写的“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等著作全面展示了印度教的方方面面,论述了印度教的产生、发展、教义、教派、祭仪等,改变了长期以来重印度哲学,轻印度宗教的局面,展现出了中国学者眼中的印度教。>收起< A />

印度教;李建欣

摘 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印度思想文化的研究又上了一个台阶,徐梵澄先生、巫白慧先生、黄心川先生在这一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们或从事印度教圣典的翻译,或从事印度教哲学的研究,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其中,徐先生选译了印度教的重要文献奥义书,巫先生译释了吠陀神曲,黄先生以他的《印度哲学史》、《印度近现代哲学》、《世界十大宗教》(主编,其中有黄先生撰写的“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等著作全面展示了印度教的方方面面,论述了印度教的产生、发展、教义、教派、祭仪等,改变了长期以来重印度哲学,轻印度宗教的局面,展现出了中国学者眼中的印度教。

由朱明忠和尚会鹏合著的《印度教:宗教与社会》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与世界知识出版社合作出版的“亚太丛书”之一种于2003年3月出版,该书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论述印度教的著作,它在对印度教的起源与历史、基本教义与信仰等进行简要论述的基础上,将重点放在对印度教与社会发展的关系研究之上,全面地论述了印度教与社会改革、民族运动、经济发展、教派斗争、当代政治、种姓制度、贱民运动、妇女问题等方面的关系。用将近26万字的篇幅展开对印度教的全面论述这在我国尚属首次。

米媛

北京大学哲学系

长期以来绝大多数国人对印度精神文化的了解基本上仅限于佛教,这种现象到了上一世纪初梁漱溟先生被蔡元培校长邀请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开设“印度哲学”课并出版他的讲稿《印度哲学》时才有所改观,其中除佛教外,还广泛地介绍了印度教的圣典——吠陀、奥义书和印度教六派正统哲学。其后上一世纪二、三十年代先后又出版了几本印度哲学方面的书,但与梁氏一样基本上都是经日本中转而来一些资料,而且他们的著述中都清一色地重佛教,轻印度教,这中间恐怕主要是因为语言工具掌握不够,因而导致资料有限、了解不够。到40年代随着一批留学归国学者的授课和著述的面世,我国对印度宗教和哲学的理解又进了一层。这一批人以留学美国哈佛大学的汤用彤先生、留学德国哥廷根大学的季羡林先生和留学印度的金克木先生为代表,他们在语言工具的掌握上有质的飞跃,能够熟练应用梵语、巴利语、印地语、孟加拉语等展开对印度思想文化的研究,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对扩大国人对印度思想文化的丰富复杂多样性的认识上都有很大的贡献,尤其是对印度教哲学思想、印度教文学的译介、研究上多有建树,为后人所敬仰。

《世界宗教研究》 北大2011版核心期刊 中国人文科学核心期刊要览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2014年第2期182-184,共3页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印度思想文化的研究又上一个台阶,留学印度的徐梵澄先生、巫白慧先生,汤用彤先生的嫡传弟子黄心川先生或从事印度教圣典的翻译,或从事印度教哲学的研究,他们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其中徐先生把印度教的重要经典《五十奥义书》介绍给国人,巫先生对吠陀、奥义书哲学的研究为世人所瞩目,黄先生以他的《印度哲学史》、《印度近现代哲学》、《世界十大宗教》(主编,其中有黄先生撰写的“婆罗门教”和“印度教”)全面展示了印度教的哲学思想流变,论述了印度教的产生、发展、教义、教派、祭仪等。改变了长期以来重印度哲学,轻印度宗教的局面,第一次透过中国学者的眼光来认识印度教。

印度教 宗教文化 东方 改革开放 思想文化 现代哲学 婆罗门教 印度哲学

该书的撰著者之一朱明忠先生师从黄心川先生研习印度近现代哲学,对启蒙印度教大师奥罗宾多·高士深有研究,有专著《奥罗宾多·高士》面世。对印度教也研究有年,有《恒河沐浴——印度教概览》出版。有黄心川先生的真传亲授,有朱先生本人的厚积薄发,才有了今天的填补空白之作。

附件:东方宗教文化的重要展示——读《印度教》一书有感.pdf

文化的基础与核心是宗教,这一观点为梁漱溟先生晚年所提出。旨哉斯言!印度是一个多宗教国家,可谓宗教博物馆,有耆那教、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锡克教、密教等,不一而足。而其中蔓延3000多年而不绝,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印度教传统无疑是构成印度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的核心、基底。如果对印度教没有一定的认识,那么对印度文化的认识也就无从谈起。

退一步讲,即使仅仅研究佛教也要对印度的思想背景有一定程度的认识才行,而且虽然佛教是因为反对印度教的前身——婆罗门教才与耆那教等以沙门思潮的面目登上历史舞台的,但它毕竟与婆罗门一样都是在同一个环境中产生的,它对婆罗门教的业报轮回、精神解脱等教义还是吸取过来,虽然有一定程度的改造。而且我们从佛教的原始教义中还是很清楚地看到它受到婆罗门教反向的影响的,比如,正是为了反对婆罗门教的“阿特曼”的理念,佛教才创建了它的“无我”的教义的。在这种意义上,印度教对研究、认识佛教也是很重要的。

编辑:新闻动态 本文来源:东方宗教文化的重要展示,印度教研究的新创获

关键词: 两肖两码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