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肖两码必中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两肖两码必中:学生上大学需父母多,美国补救

时间:2019-08-09 00:01来源:新闻动态
从推动教育公平到追求教育公平与效率的并重和统一,从生存理性到社会理性的政策选择,从经验决策到循证决策,从传统学历教育到终身教育的跨越是美国补救和发展教育的政策变迁

从推动教育公平到追求教育公平与效率的并重和统一,从生存理性到社会理性的政策选择,从经验决策到循证决策,从传统学历教育到终身教育的跨越是美国补救和发展教育的政策变迁的逻辑特点。

  取消大学学费,还是取消大学收费的上限?取消国家课程大纲,还是制订更严格的国家课程大纲?取消“学院”,还是鼓励“学院”发展?

补救教育;发展教育;大学准备度

  新闻背景

作者简介:杨奕枫,女,江苏溧阳人,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生,南京大学大学外语部讲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发展理论和外语教学研究;王运来,男,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史,高等教育管理,中国教会大学史,高等教育近代化研究。南京 210046

  近日,英国大选落下帷幕。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宣布组成联合政府,保守党党魁戴维-卡梅伦成为英国第53任首相。英国新政府成立后,儿童、学校和家庭部随即更名为教育部,主管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继续由商务、创新与技能部负责。分析人士指出,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虽然实现了联合,但两党主张存在较大分歧。在这种情况下,两党教育主张能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联合”?目前,英国新政府的正式教育政策尚未出台,只在两党联合协议中简要地提出一些已达成共识的教育主张,我们不妨通过两党的竞选纲领去把握英国未来教育政策走向。

内容提要:美国的补救和发展教育政策从殖民地时期发展至今,经历了一系列的变迁:从殖民地学院的补救教育初具雏形,基础教育公立化背景下补救教育的发展,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中发展教育的兴起,到高等教育普及化进程中补救和发展教育面对质疑积极进行改革的尝试。从推动教育公平到追求教育公平与效率的并重和统一,从生存理性到社会理性的政策选择,从经验决策到循证决策,从传统学历教育到终身教育的跨越是美国补救和发展教育的政策变迁的逻辑特点。

  两党教育主张存在多处分歧

关 键 词:补救教育;发展教育;大学准备度

  此次大选是在英国经济经历长期衰退后开始缓慢复苏,内政外交面临诸多难题的形势下举行的。据世界银行预测,今年英国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将达到11.4%,高于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与此同时,教育经费削减、不同阶层教育差距加大、大学学费高涨等问题引发了民众的关注,教育政策成为大选辩论的一个重要话题。

中图分类号:G649.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161002-0020-08

  从竞选纲领来看,英国保守党、工党和自由民主党的教育主张区别不大,在许多方面都呈现趋同的特点。三党均把政策重点放在了基础教育方面,改革措施丰富而详尽,对高等教育却涉及较少,改革措施也比较笼统。然而,对比三党政策,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的分歧最明显,甚至在课程大纲、大学学费方面提出对立主张。

一、从“补救教育”到“发展教育”概念嬗变

  具体来说,保守党强调“变革”,对工党政府的现行教育政策多有抨击,同时在提高教学质量、规范学生品行、规范课程大纲和考试体系、赋予教师更多自主权、建立自由学校体系以及继续教育和高等教育等各个方面,都明确具体地提出了自己的改革措施。其中一些政策措施如自由学校体系等颇具创新性。

一个多世纪以来,在社会各界提升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共同努力下,美国高等教育入学率逐年提高,满足了更多社会成员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然而,由于受到诸如家庭经济能力、种族、性别、地理位置等因素影响,来自低收入家庭学生、少数民族和少数种族学生更容易出现学习阶段学业成绩不佳,以及入大学之前学业上准备不足的问题。此外,高中和大学之间衔接得不紧密,使大学生入学准备不达标的状况更加恶化,经常造成大学的入学要求和高中毕业生实际水平之间存在“预料期望差距”(Expectations Gap)。学生和学校都没有准备好,后果就是大学要对不合格学生进行高层次的补救性教育,弥补他们学业准备的不足。1968年,罗依奇(John E.Roueche)在他的著作《拯救,重新定位还是监护:社区初级学院的补救教育》[1]中首次使用了“补救教育”一词,记录此类的教育尝试。此后,“补偿教育”也曾经被用来描述此类教育。1977年,罗依奇在他的著作《克服学习问题》中用“发展教育”替换了“补救教育”的说法。[2]“补救教育”、“补偿教育”与“发展教育”的概念产生的社会背景不同,在内涵上有共同之处,却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自由民主党强调“真正的变革”,其教育政策最为激进。该党提出了多项大幅度改革措施,比如取消大学本科学费,取消现有的中小学国家课程大纲,取消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等重要机构,缩小儿童、学校和家庭部的规模和工作权限等。然而,对于自己在推翻现有政策和机构后准备建立的新体系,自由民主党并没有作出具体阐述。

补救教育概念出现在美国高等教育的精英阶段。学校对新生施行“诊疗”模式。学校在新生入学时对他们进行诊断,如果发现部分新生达不到就精英教育所设定的较为严格的学术标准,学校针对他们薄弱的学科进行专门的辅导,从而使他们能适应大学课程的学习强度。

  保守党:给学校更多自由

补偿教育的兴起与政治运动分不开。二战后,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风起云涌,从而促使美国政府对教育公平问题高度重视。弱势学生群体在美国备受关注,政府为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开始加大干预基础教育力度。196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初等和中等教育法案》(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政府向处境不利的学生提供补偿教育与财政资助。弗若斯特(Joe L.Frost)和罗兰德(G.Thomas Rowland)在《补偿教育》一书中将补偿教育定义为:“对由于歧视和贫困产生的弱势学生群体进行的一种援助、补偿性质的教育”[3]。补偿教育的目的在于弥补那些由于外界原因造成的受教育机会不均等,弥补处境不利的学生在认知上的不足[4]。补偿教育主要是面向基础教育阶段的弱势学生。在高等教育阶段,补偿教育的形式就是为入学准备不足的弱势学生群体提供补救课程。

  保守党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政党,自1997年大选失利后,一直处于反对党位置。保守党一向主张减少政府对绝大部分事务的干预,主张自由经济和自由贸易。卡梅伦担任党魁后,保守党的关注点开始转移到环境、政府服务质量和教育等被归类为“与优质生活息息相关”的议题上。

“发展教育”概念的提出是受20世纪70年代后在美国盛行的人文主义教育思潮的影响。人文主义教育家认为,二战后教育的过度功利主义和工具主义倾向造成了教育的片面和人发展的残缺;传统的课程模式只重视学生的知识结构,忽视了学生作为整体的人的本性以及个人潜能的不断实现;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完整的人”。因此,“发展教育”的内涵在于尊重学生的价值观、理性和情感,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以学生的需要为中心,培养人格完善的学生。德鲁(David Drew)将“发展教育”定义为,一种贯穿大学本科四年的教育过程,它可以发展和重塑学生的价值观,培养他们有益的志趣,学会合理平衡日后工作和家庭生活的能力[5]。所以,发展教育不仅关注学生的学科知识的学习,更多关注与人生存本身相关的,如兴趣、道德、人格、信仰、理念的教育和培养。而为大学入学准备不足的学生提供补救课程目前仍是“发展教育”的重心所在。

  保守党主张从4个方面发展基础教育:

综上所述,“补救教育”面向部分学生,关注的重心是学生入学前的实际知识水平与大学入学要求之间的差距,解决知识断层的问题;“补偿教育”面向弱势群体,更加强调不同群体有相对公平的入学机会,解决权利不均的问题;“发展教育”面向全体学生,主要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解决教育目的纠偏的问题。虽然这是顺应不同时期的需求而提出的三个概念,其内涵也有所不同,但三者均以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无缝对接为终极目标,且都是美国推动教育民主化的结果。

  ——提高教师队伍质量。让中小学校长有权给优秀教师支付更高的工资,以确保每所学校都拥有高水平师资;提高教师教育课程入学标准,帮助优秀的青年数学和科学教师偿还其上学期间的学生贷款;发展教师培训体系,扩大现有的“教育优先”项目,并建立两个新项目。

本文中笔者采用了补救和发展教育的说法,试图较为全面地对美国高等学校为学生开设补救课程到推动发展教育项目的政策变迁的历程和逻辑特点进行描述和分析。

  ——给教师更多自主权和信任。保证教师能够采取适当的措施处理学生违纪和暴力行为,帮助教师应对不实指控,保护教师合法权益;巩固学校与家庭制定的“学生行为规范协议”,加强学校对学生的训导权。

二、补救和发展教育政策变迁的历史回眸

  ——建立规范严格的课程大纲与考试体系。改革国家课程大纲,小学课程以数学、科学和历史为重;加强小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设立检验6岁学生阅读能力的考试;强化考试的作用,建立严格规范的考试体系,邀请大学的专家学者参与基础教育考试评价体系改革;进一步提高学校教育标准,允许公立学校开设和私立学校一样的高水平国际考试课程;公开所有学校的运行数据,建立免费的考题和评分标准网络数据库。

17世纪30年代-18世纪70年代:殖民地学院入世办学与补救课程的雏形

  ——建立自由学校体系。借鉴瑞典经验,建立新一代小型学校,缩小课堂规模,提高对学生品行的监督,最终提高英国中小学整体质量;赋予家长、教师组织、慈善组织和合作社根据需要建立新型公立中小学——学院(Academy)的权利,这类学校由政府资助,独立管理;家长有权接管濒临倒闭的学校;削弱地方政府对中小学的行政干预,赋予校长和教师更多自主权;允许现有的每一所中小学取得学院资格;对于整改超过一年的学校,政府可强制其接受其他成功学校的管理;把在贫困地区建立新学院视为首要工作;设立学生奖金,为贫困地区的学校提供更多资助;改革学校评估体系,通过严格的考察而不是仅凭数据来评估学校。

美国的补救教育起始于殖民地时期。1636年,美国的马萨诸塞州议会拨款兴办全美第一所高校——哈佛学院。大约过了半个多世纪,美国又陆续创办了另外八所高校:威廉·玛丽学院、耶鲁学院、新泽西学院(1746年,今普林斯顿大学)、国王学院(1754年,今哥伦比亚大学)、费城学院(1755年,今费城大学)、罗德岛学院(1764年,今布朗大学)、昆士学院(1766年,今鲁吉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历史上习惯称这九所高校为殖民地学院。这些学院的办学模式基本上移植了欧洲高等教育的模式。学校教育主要是为了保留宗主国输入的欧洲文化,传递固定的社会秩序,培养牧师和统治精英阶层;以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圣经》、修辞学为主要课程。这一时期美国的初等教育条件差,教学质量不高。美国的中等教育主要是仿照英国的拉丁文法学校和文实学校,基本上是私立收费的,因而入学人数有限。高等教育教学内容脱离实际生活的需要,与大多数美国人的家庭经验疏远。当时男孩被视为美国普通家庭的宝贵劳动力,他们要么当学徒,要么在家庭农场干活儿;年轻劳动力离开家庭去求学意味着家庭丧失劳动力,失去了经济来源。这也就意味着能进入诸如哈佛学院、国王学院和新泽西学院此类殖民地学院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生源就很少。而且殖民地学院是私立的,入学需要承担昂贵的学费。因此,仅有极少数富家子弟才有可能进入学院学习。由于当时公立初等和中等教育薄弱,学院入学标准很高,而这些学生往往无法完全达到入学标准。尤其在外语方面,即拉丁文和希腊文的水平达不到入学要求。于是,有些贵族家庭就先把孩子送到英国的寄宿学校学习语言,再回美国进入学院就读。在这种情势下,各个殖民地学院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为了吸引生源,各个殖民地学院纷纷开始为达不到入学要求的学生提供私教辅导,帮助他们补上欠缺的课程,确保他们能够顺利入学。这也正是补救教育的雏形,体现了殖民地学院为了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生存环境十分恶劣,生源稀少的条件下求得生存与发展的入世的办学特征。

  在继续教育方面,取消工党政府一些效果不大的培训与就业项目,将资金转投到更为有效的项目中——新增40万个学徒岗位,中小企业每雇佣一名学徒,政府将给予2000英镑奖励。同时,创建服务于各年龄层次的就业指导系统。赋予培训行业更多的创新自由,取消政府对继续教育学院的直接控制,裁撤一些继续教育半官方机构,政府拨款统一归继续教育拨款委员会管理。

  在高等教育方面,新增一万个大学入学名额;鼓励欧盟以外的学生入读英国大学,但对申请到新建大学就读的学生将采取更严格的签证审批程序。审核并推迟执行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的大学科研质量评估;根据即将公布的“布朗勋爵有关大学经费问题的独立调查报告”制订更有利于大学发展、提高教学质量的政策。

  自由民主党:更关注贫困学生

  自由民主党成立于1988年,由英国老牌政党自由党和短暂存在的社会民主党合并而成,是英国议会第三大党。自由民主党在公共服务、社会公正、环境保护等问题上采取比工党更“进取”的政策,主张向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更多支持。

  自由民主党在基础教育方面的主张包括:

  ——为每个儿童提供更平等、更高质量的教育。为使英格兰的100万贫困学生获得平等的教育机会,将向学校提供25亿英镑的学生奖金;为学校提供额外资金,用于为每个学生提供有针对性的教学,包括缩小班级规模、增加一对一辅导、设立补习班等;对所有5岁儿童进行评估,找出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学生,提高特殊教育教学质量;提高教师培训质量,吸引更多优秀大学毕业生加入教师队伍,增强对在职教师的终身培训,在教师培训中加入防范学生暴力行为的内容。

  ——提高教学标准,改进课程体系。建立独立于政府的教育标准局;取消国家课程大纲,以“最低课程要求”取代,给教师更多的灵活性;将普通中等教育和职业教育资格证书合并成一般文凭体系。

  ——赋予学校更多自主权,削弱政府控制。颁布“教育自由法案”,禁止政府官员干涉学校的日常运作,地方政府对学校仅有督查权;缩小儿童、学校和家庭部的规模和权限,使其工作集中在战略性重点任务上;给学校充分的创新自由,取消学院,建立由慈善机构、家长或私人资助并管理的新学校,由地方政府监督,独立于中央政府;在保证教师基本工资标准的基础上,允许学校额外出资以留住优秀教师。

  在高等教育方面,未来6年内取消大学本科阶段的学费;取消技能拨款委员会和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由成人技能与高等教育委员会取代;取消工党政府制定的“使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比例达到50%”的目标,注重大学教育、职业培训和学徒制之间的平衡。

  新闻分析

  英国未来教育政策热点

  5月12日,英国新政府发布了一份简要的联合协议,其中包括在教育问题上达成的共识。在基础教育方面将赋予学校和家长更大的自主权,在高等教育方面促进社会阶层流动能力,考虑学生负债的影响,保障大学经费,提高教学质量,增加奖学金,提高贫困学生上大学的比例。可以预测,英国未来的教育政策热点将集中在以下方面:

  继续推动教育公平。教育公平一直以来都是英国政府的教育政策重点之一,工党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措施保证贫困和弱势群体学生获得所需教育资源。在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的施政纲领中,如何解决教育公平问题也占据了较大篇幅,都强调其重要性并提出了设立学生奖金、缩小班级规模、增加一对一辅导等具体措施。未来几年内,这一问题无疑将是英国政府教育部门的工作重点之一。

  中小学将获得更大的自主权。削弱政府对中小学的行政控制,赋予中小学领导和教师更大的自主权,赋予家长和其他社会机构参与学校事务的权利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英国未来教育政策的一个方向。虽然两党的政策幅度和放权程度不同,但公认这是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增强学校竞争力、保证教育公平的一项必要措施。

  大力促进职业教育和技能发展。近年来,英国将职业教育的发展和技能人才的培养视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党政府曾出台多项政策法规、建立多个项目、投入大笔资金、以保证英国技能人才数量和质量的提高。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在竞选政纲中,也都强调职业教育和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增加职业技能教育拨款,扩大职业技能教育招生名额,促进职业技能教育发展,仍将是英国政府工作重点之一。

  高等教育经费紧张仍是难题。当前,不论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在教育政策上如何博弈,都不得不面对一个超出两党分歧的棘手问题——高校经费短缺。英国财政研究所最近的调查预测说,英格兰的大学经费在2018年之前不会增加。2010-2011学年度的大学申请人数达到创纪录水平,而大学的招生名额却有限。每一个成绩合格却被大学拒之门外的学生对政府都是一份压力。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已经成为许多英国家庭的奋斗目标。

  保守党在竞选纲领中许诺要在2010年增加一万个高校招生名额。每多招一个大学生,就意味着要多追加一大笔投入。现实是,新政府要竭力控制公共开支。如何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少吃草,是新政府面临的一大难题。自由民主党领袖尼克·克莱格的竞选承诺之一是6年内取消大学学费,并称工党与保守党的学费上涨政策是“灾难性的”。自由民主党的其他议会候选人也曾保证将对学费上涨议案投反对票。然而新政府联合协议却仅仅表明自由民主党议员就学费议案可以投弃权票。英国大学师生对协议的这一条款非常不满,认为自由民主党“过河拆桥”。

  目前,两党都将大学学费政策调整寄望于即将公布的“布朗勋爵有关大学经费问题的独立调查报告”。然而,大学经费紧缺已令许多大学校长迫不及待。5月17日,由牛津、剑桥等英国20所最优秀研究型大学组成的罗素集团发表声明,要求政府取消大学收费上限,允许大学自行制订收费标准。是否增加学费、是否取消学费收费上限、是否增收学生贷款利息,在大幅削减公共开支的大气候下,这些都是棘手却又难以回避的问题。(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 白尧)

编辑:新闻动态 本文来源:两肖两码必中:学生上大学需父母多,美国补救

关键词: 两肖两码必中